不管服务于哪家航空公司,每一个曾经辛辛苦苦考上航空航天学校,学开飞机,翱翔蓝天的飞行员永远都想不到,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开taxi的地步。

1.jpg

没有贬低出租车司机的意思,因为其实从性质上来讲,机长也算个客运司机,只是一个在天上开,一个在地上开罢了。但从天上掉落到人间,我想这种十万八千里的心理落差,一般人真接受不了。

机长曾是人数紧缺的高薪行业,而如今被疫情一捅,竟成了受害者先锋。据不完全统计,光是欧洲,截至7月30日,就有超过15000个飞行员岗位受到了即将被裁或永久下岗的影响。

2.jpg

今天要来说说泰国机长马赫萨的变形记(下文简称他马机长)。

3.jpg

新冠肺炎横扫全球,造成各国闭关锁国,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飞机航班不是没了就是少了。需求下降,那么供应环节肯定要削弱。

这不,50岁的飞行员马萨赫就是受害者之一。曾经驾驶飞机遨游世界的马机长,活生生被迫落地改起了行——开taxi。

但这篇文章的重点不是落井下石,更不是嘲笑某某某你也有这一天,而是从一个改行机长的故事里看到一个人在逆境中的成长与蜕变。

4.jpg

“由于现实原因,我的生活发生了变化,因此我决定走出我的舒适区。我不认为这份出租车司机收入能取代我做飞行员时的状态,但它仍是一份收入。”马机长在接受泰国Khaosod媒体采访时如是说。

虽然愿意分享自己的职业变化,但马机长在采访中还是拒绝透露自己为哪家航空公司服务。他只表示,他所在的航线于3月份开始就停飞了,不久他就被解雇了。

“天空紧闭着,一切都乌云密布,我知道我必须找点事情做。” 10月29日,马机长在其个人的脸书主页上写道,后来这句话被转疯了。估计同样遭遇被裁经历的机长实在太多吧。

5.jpg

“除了会开飞机,我记得从青少年时期开始,我还有一个特长,那就是开车。所以我就决定去注册一个Grab,整个注册过程很简单顺利,但去说服自己内心接受这种变化很难。我一直忧虑的是,人们会因此而瞧不起我吗?一个飞机机长竟然去开网约出租车。尤其是如果碰到乘客是熟人,那我不是尴尬死!”马机长说。

包袱还是有,但马机长还是说干就干。他接的第一单,整个驾程只有59泰铢,但却给了他极大的勇气继续下去。

“我告诉自己,不要觉得这笔钱很小,只需要把你的技能发挥出来就好了。其实如果你原因走出你的舒适圈,那么成功的方式有很多种。”

自1月份新冠病毒爆发以来,据说至少有300万泰国人失去了工作,马机长只不过是其中之一。有调查数据表示,即使目前还没有失业,但近1/4的泰国人对自己的工作开始感到不安。

6.jpg

没办法,大家都是生活所迫,连大家心目中那么高大上的航空公司都被迫开启了咖啡馆,卖油条,卖救生衣搞副业赚点盘缠,更别说普通人的境况有多难了。

在Khaosod记者访问泰国航空公司咖啡厅的时候,一名正在拖地的员工说他原来的身份也是飞行员。

你说要是只有一两个人破产可能真的会引起落井下石的场面,但这个疫情大局势下,生活窘迫也不算难以启齿的事,毕竟真的是大家一起穷,一起窘。

本月11日,泰国航空公司在其脸书主页发布了销售牙签,塑料杯,碗,餐巾纸等小物品的消息。

7.jpg

与其去嘲笑XXX也有这一天,我想每一个勇敢走出舒适区,放下高自尊和面子的人,真的挺了不起的。骄傲和倔强谁都有,能伸的人千千万,但能屈的人(尤其是牛人)又有几个呢?

标签: 机长, 转行, taxi

添加新评论